首页

科技城|傅红岩:国资与科创板推动下,自主半导体能做出来

2020-10-22 12:10 广播新闻网

原标题:科技城|傅红岩:国资与科创板推动下,自主半导体能做出来

在中美脱钩的背景下,科创板成为中国半导体的加速器,芯片企业也成为科创板的绝对主角。上海浦东科创集团有限公司(下称浦东科创)是一个注重“硬科技”投资的国资创投机构。科创板开板一周年,浦东科创参投的多家企业登陆科创板,截至2020年8月底,已有12家浦东科创投资的企业登陆科创板,如中芯国际、中微公司、心脉医疗、芯原股份、沪硅产业等均是浦东科创投资的企业。

科创板的出现,使国资介入产业的途径大不一样,改变了中国产业政策的运行模式和半导体产业发展模式。新模式下,国资投资的半导体项目能否发展起来?成为讨论的焦点。为此,澎湃新闻(http://www.thepaper.cn/)记者专访了浦东科创董事长傅红岩。

浦东科创集团党委书记、董事长傅红岩

澎湃新闻:你如何选择投资标的?

傅红岩:按企业的设定,我们的投资聚焦在上海,上海是金融中心,也是产业集聚高地,这里吸引了全世界最优秀的人才,最有实力的技术资金;上海又是综合配套改革区,所以我们侧重投资引领性的项目。简单说就是三个“最”。

首先是“产业链最上游”的项目,上游产业是带头大哥,就像舞龙队的龙头,龙头一动龙身龙尾都跟着转。

第二个是“价值链的最顶端”,上游项目占据行业利润的大部分,从投资安全角度出发,最上游的利润最丰厚,即便外部竞争者进入,上游产业的利润被侵蚀也需要一个过程,这给我们的资金出入留下腾挪空间。

第三个是“技术体系的最底层”,也就是要有原创意识,目标企业要有深厚的技术支撑体系,它具备基石作用,譬如芯片行业最上游的IP(设计)、英特尔桌面系统和笔记本电脑的X86框架、移动通信的指令集、开源的RISC-V,还有EDA设计软件,这些是整个设计产业的逻辑框架,它们具有支撑产业框架体系的底层技术。所以,我们紧盯着这些领域做投资。

澎湃新闻:以半导体为例,你的投资步骤是什么样的?

傅红岩:先把半导体产业链的族谱图从EDA、IP到最后的晶圆制造、封装测试全画出来,以此为蓝图纵向横向寻找赛道;然后,我们立足于浦东发展规划,对全产业每个细分领域做分析和调研,找出行业前三四名来投资。如果企业在细分行业里排名不靠前,但在某一领域有独门绝技,这样的企业也可以,我们可以通过并购整合,把它整合到头部企业中。

展开全文

其次,发挥浦东优势,投资、吸引企业来浦东发展。浦东首先具有人才优势。干这一行的领头人大都是名校毕业、跨国公司的领军人物,上海吸引这些高端人才有优势,浦东的生活配套、人才环境、政府配套等各方面也极具磁力。此外,浦东目前在关键基础装备制造领域具有很好的基础,中国半导体设备5大天王中有多家在这里,光刻机,有上海微电子;刻蚀机有中微,离子植入机有凯世通等。

我们暂时还是以投资浦东的项目为主,将来我们会成为跨区域投资人,通过投资来实现资本招商,把目标企业招到上海来发展。即便有些企业暂时没有过来,但对行业发展也有好处,因为中芯国际、华虹在我们这里,我们通过扶持设备、装备企业,也可以为上海的半导体产业补链、固链做贡献。供应链的作用非常大,苹果就是让全世界最好的供应链帮它赚钱,台积电也是让全世界最好的配件厂为它打工。如果能形成一个为浦东打工的全国供应链,我们的头部企业的地位能更稳固。浦东只有平台企业还不够,要有意识地去补全上下游产业链,光刻机部件成千上万,最关键的几个模块,譬如激光光源、核心软件、最核心的数据算法都需要补全补强。即便像阿斯麦尔(ASML)也靠全世界供应链做出来的,上微里相当一部分关键部件也需要进口,暂时无法实现全部国产替代。

澎湃新闻:半导体自主难度这么大,您怎么投半导体装备产业链?

傅红岩:我们投最关键的光源、光学、软件和精密器械。国内有一批人在做这些板块,以前没人给订单,没人愿意让他们试错,更没有创投愿意等他们8年、10年,但我们可以耐心地去投。从头做起看似起步很晚,但现在有了科创板的导向效应,投资人变得愿意投钱了。中国人很聪明,过去要做10年、20年才有结果的产品,现在,在国家战略和市场力量推动下,说不定三五年就干出来了。

科创板上市标准放宽了,以后包容性还要提升,一个优秀企业可能两年就能上市。投资人现在主要看好企业的不可替代性,对国家战略的重要性,这样企业估值就很高。以中微(中微半导体设备(上海)股份有限公司)为例,它的营收、盈利并不是非常突出,但它就是能撑起一两百元的股价。此外,必须要有一流的团队,要有中微尹志尧那样的人才来领军,他在海外就是学科带头人,国外的刻蚀机也是在他手里开始赚钱的,后来做到国外大公司的全球副总裁,而且他回国还带了一批优秀人才回来。这就是钱学森、邓稼先造导弹、原子弹的打法。所以为了半导体的自主,我们投的企业在赛道正确之外,还必须要有一流的团队。

澎湃新闻:整个半导体行业如此庞杂,假如某个模块没有人在做,或者说没有一流的团队在做,该怎么办?

傅红岩:中国是全产业门类俱全的国家,同时中国大学的学科设置也是全球最完整的,这就有了独立发展全产业链的基础。做事业无非是把合适的团队聚合起来,我相信重赏之下必有勇夫,无论靠自己培养,还是把外面的人才请回来,在中国半导体被卡脖子之际,在资本市场丰厚的利益面前,优秀人才会想尽办法去实现技术突破。不管是出于报国情怀,还是实现人生财富梦想,我们需要的人才会从欧洲、美国、日本不断回来。造原子弹的时候我们什么都没有,但只要国家搭了平台,一批西方培养的科学家就回来了,各学科的人才逐渐聚拢了,最后就搞出来了。现在人才的境遇与以前也是一样的,海外人才在技术上很优秀,但是限于文化等因素,他们在国外,要想站到产业顶点、做到学术顶尖,拿诺贝尔奖还是很难。所以国内成就一番事业的机会对他们有很强的吸引力。

澎湃新闻:投硬科技,你们和民营资本有什么区别?

傅红岩:我们投硬科技既是现实的选择,也是使命。硬科技和互联网创新不一样,互联网项目瞬息万变,投资经理要时刻关注,随时决定是否要退出。但我们跑不了那么快,国资投资要评估、备案,决策过程相对慢,我们做不了互联网项目。而且互联网市场的资金供给很充足,企业的人员变动快,估值泡沫也很严重,不需要我们去投。硬科技正好相反,依靠技术、人才、战略定力才能成功,只要服务好他们就行,用不着我们每天去盯进展和变化,他们需要持续坚定的投入和培育。

另外,国家也要求我们肩负国家使命,做长期投资。所以经济利益对我们来说是第二位的,浦东交付的使命排在第一位。我们要扶持一批王牌企业,扶持出一批代表国家技术水平的领军企业。假如国外对中国的半导体产业技术封锁加剧,浦东要撑起半导体的大半边天,生产靠中芯国际,光刻机、刻蚀机、光刻胶、抛光液、特种气体等半导体产业链关键项目,超一半在浦东,可以说是“全村人的希望”,我们必须要服务这个使命。

澎湃新闻:最近有私有产业基金声称,半导体产业必须由国资来做最终的投资人,从效率等多方面因素考虑,这个说法合理吗?

傅红岩:市场经济的理论基础是信息不对称和不完美,发展经济要靠看不见的手来推动。但是半导体产业有其正外部性,比方来说,投资一个公园对于企业来说并不划算,但是大家都喜欢公园。这就是这种有重大公益价值项目的正外部性。半导体产业就有这样的特点,可以为整个社会创造重大财富,但个人或私企即便有能力,也不能全靠他们去投资。重大技术和关键产业,譬如目前的半导体产业的前期,需要持续高投入,还有很大失败风险,任何一个私营企业拿不出这么多的资源,所以这个任务必须要国家来完成。

澎湃新闻:如果国家介入太深,全面接盘的话,投资机构还能竭尽全力去投中好企业,企业还有动力做好项目吗?

傅红岩:在这个层面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了,如果国计民生的安全非常严峻,国家接盘也未尝不可。美国次贷危机,侵蚀到银行体系的安全,国家就必须出来接盘。我们要考虑的是,目前的情况是不是到了生死一线的程度,是否到国家不出手,半导体产业就要出现危险了。从另外层面来看,随着制度和机制的完善,如果不论国资还是民资,都可以通过市场机制来调节,也就不存在必须由谁来做的问题了。

澎湃新闻:医药是浦东的另一个强项,您如何投医药项目?

傅红岩:先要有好的赛道,以创新药为例,首先要市场大,如果是罕见病药物,全世界的病人数可能不会超过2000人,这个投资肯定不行。这种药物应该由国家来扶持开发,还必须靠大药厂,它们为了履行社会责任感在做这些药,同时国家的保险体系、福利体系、社会保障机构还要托底。所以我们一定要投肿瘤、心血管病、白癜风、痛风这些大品种药物,还有那些医保政策支持降低成本、延长寿命、减轻病人痛苦的药物,譬如心血管病、高血压之类。药物研发周期长,风险巨大,到临床三期可能也会失败,甚至上市后也因为毒性、副作用过大而失败。投资人一定要做到赛道足够宽。东方不亮西方亮,这个方向失败还有其他七八个方向,同时要注意项目在时间上有梯度搭配,刚进临床的、临床二期的、临床三期的都要有,这样的投资才可以延续。

我们侧重投早期,一个好项目的全过程都有里程碑时间,譬如临床前预演、拿到临床批件、临床一期、二期转三期,每到一个里程碑时间,投资人都有退出机会。这样能有效降低投资风险,同时还能在最关键的时刻支持项目发展。

澎湃新闻:科技投资非常专业,您如何解决专业化的问题?

傅红岩:前沿技术生物医药的靶点肯定不好把握,但是我可以去查资料,要求新药的靶点是最先进的,那它的理论成果就要在《自然》或《柳叶刀》这些最权威的期刊发表,之后就要靠自己行业判断以及外脑支持,譬如复旦、交大、中科院细胞所、生化所、药明康德等这些专业机构的支持。

我们前年投的斯微生物的mRNA肿瘤免疫疫苗,投的时候很多人因为太前沿而反对,但是这个项目符合我的几个标准:团队实力雄厚,他们的进度和世界第一相差不多,除了斯微生物,全世界只有美国有两家企业在做。赛道够宽,团队实力雄厚,项目有稀缺性,使用的是最前沿的技术,项目还足够早期。这些特征综合起来,项目符合我们的投资标准,最后决定要投,现在斯微的估值已经涨了3倍。为了这个药的技术论证我找了很多专家,我把负责临床的医生请过来,还把上海遗传所的专家、做类似研究的专家都请过来,请他们一起论证。

技术和市场之外,还要看公司的股权和治理架构,要是团队内部谁也不服谁,团队履历再漂亮也不行。如果团队三观一致,治理结构也非常好,最后还要看它的战略定力,看它是为了倒浆糊迅速上市套现,还是真有创新的理想和信念。

我到集团4年了,没投过一家失败的企业,有些企业现在还没上市,但是都在正常运营,在向前发展。

澎湃新闻:投中了十几个科创板头部企业,对你们意味着什么?

傅红岩:效应非常明显,首先我们的品牌会越做越大,像孙正义就投中了阿里巴巴,就在行业奠定了地位。沈南鹏投中了几个早期的互联网企业,也在行业树立了地位;第二是头部企业给我们带来了很好的财务回报;第三,头部企业给我们带来了持续不断的好项目,因为头部企业是平台,上下游产业链里哪家企业最好它最清楚,可以给我们提供源源不断的投资标的,同时还能帮我们看清技术发展趋势,未来的方向在哪里他们是最清楚的。

(本文来自澎湃新闻,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“澎湃新闻”APP)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[信息来源:广播新闻网]

访谈

唯品富邦消费金融筹建获银保监会批复

北京商报讯(记者 岳品瑜 刘四红)9月30日,银保监会官网发布关于筹建四川省唯品富邦消费金融有限公司(下称“唯品富邦消费金融”)的批复。

研究

国联证券:拟1.15亿元收购中海基金的25%股权

证券时报e公司讯,国联证券(601456)9月30日晚间公告,公司与法国洛希尔银行订立股权转让协议,公司已同意1.15亿元收购中海基金的25%股权;收购事项完成后,公司将持有中海基金58.409%股权,中海基金将成为公司控股子公司。 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专栏

宁波老股民:15年散户无人问,一招破庄天下知,值得散户深读十遍

来自宁波的老股民老雷,入市10几年,10多年的炒股生涯,依据多年的炒股经验,老雷现在炒股从没被套,并自主研发出一套识破庄家技巧的实盘攻略。